追蹤
陽光‧信任 李慶鋒
關於部落格
台北市議員李慶鋒的部落格。辦公室電話:(02)27297708 轉7049或6049。服務處電話:(02)29332212
  • 11802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貓纜變懶貓,未來何去何從?」公聽會會議紀錄

說  明:
一、    請針對李慶鋒、簡余晏、陳建銘三位議員公聽會後之聯合聲明稿當中之五項聲明逐一回覆,並提供相關處理方式。
二、    針對「貓纜變懶貓,未來何去何從」公聽會之會議紀錄中,有關當地居民、環保團體、專業團體代表等等在會中提出之疑問以及意見,提供更詳盡之書面解答,以釐清民眾疑慮
三、    請針對林真在應用地質技師所提供之補充說明資料,詳細解釋相關問題,並回覆本席。
 
附件有三項:
1、         附件1:李慶鋒、簡余晏、陳建銘三位議員公聽會後之聯合聲明稿
2、         附件2:民國97年12月9日於議會一樓交誼廳舉行之「貓纜變懶貓,未來何去何從」公聽會會議紀錄
3、         附件3:林真在應用地質技師補充說明資料
 
附件一:
台北市議員李慶鋒、簡余晏、陳建銘針對貓空纜車問題聯合聲明稿12/9
今日針對貓空纜車相關的問題,台北市議員李慶鋒、簡余晏、陳建銘舉辦「貓纜變懶貓,未來何去何從」公聽會,這是貓纜塔柱事故之後,第一次邀集台北市政府各單位、環保團體、社區居民以及技師公會等專家學者共同討論貓纜相關問題,會後三位議員發表聯合聲明如下:
 
一、市長應該勇於負責,敢於承擔
民選首長不能只分享政績,而不分擔責任;我們強烈譴責郝市長所謂「政治謀殺」與「馬英九不用負責」的說法。面對外界質疑與議員監督,市府不應迴避,監察院已立案調查相關弊端,市府對於涉及此案的行政違失與政治責任,不應只調查不公開,或者雷聲大雨點小,官官相護才真的是「政治謀殺貓纜」。
 
二、安全無虞是貓纜復駛最重要的前提
郝龍斌市長聲稱貓纜問題必須尊重專業,但貓纜塔柱造成大規模的災害,明白顯示過去的決策與作法是有問題且不專業的。我們擔心郝市長過度的專業傲慢與政治考量,無法以確保民眾安全為優先,因此我們呼籲郝市長遵守承諾,貓纜必須在確保安全無虞之後才能復駛。
 
三、T16塔柱遷移或原地加固的決策態度必須嚴謹、過程必須透明
從T16塔柱發生土石崩落至今,市府無論是在決定是否要停駛、災害為何發生、塔柱安全相關問題,全由市府單方面詮釋,完全黑箱作業;甚至當地受害民眾直到今天議會召開公聽會,才有機會和市府官員面對面溝通。如今四大技師公會的鑑定已經完成,但是市府對於T16塔柱究竟是否決定遷移、遷移工法、選址原則以及必須花費的時間與預算,一概不說清楚講明白,我們希望市府可以負起責任,公開清楚的說明市府未來要如何處理T16遷移與補強的問題,不再朝令夕改。
 
四、貓纜所有塔柱危機,立即進行改善
早在10月14日至17日時,產發局就已經會同台北捷運公司已及水土保持服務團技師針對其他24根墩柱的水土保持情形進行檢查,檢查結果有11根墩柱需加強水土保持處理與維護,另有3根墩柱建議持續觀察。但卻因為市府內部還有爭議到底該由哪個單位進行上述維護工作,直到召開會議協商才決定由交通局盡速負責辦理改善,來回延宕的結果,這些改善工作直到今日仍未完成,這樣的效率令人失望,希望市府可以落實這些專業人員建議的改善事項,而不是只做做樣子而已。
 
五、建立符合生態旅遊原則的貓空產業整體政策
市府當初聲稱貓纜運行可以帶動貓空產業發展,然而貓纜營運後,貓空的商家卻沒有因為貓纜大量遊客而讓生意更有起色。這種情形除了遊客心態都是專程來搭乘貓纜,覆以市府對貓空的導覽及生態旅遊並沒有完善的規劃,導致遊客搭乘貓纜上山後沒有遊覽路線,只能在纜車站周邊商家消費。貓纜停駛後,因為沒有相關配套措施,連同站體旁的商家歇業的歇業,慘淡經營的繼續慘澹。希望市府可以藉此機會對貓空產業發展的輔導政策重新思考,做出真正具有貓空地區特色與生態的產業發展、文化觀光發展,而不是每天在計算貓纜的遊客又突破多少人次!
附件二:
「貓纜變懶貓,未來何去何從?」公聽會會議紀錄
 
李慶鋒議員:現在「貓纜變懶貓,未來何去何從?」的公聽會,現在正式開始,我們現在先介紹水土保持技師公會理事長洪祈存理事長,大地工程技師公會余技師,台灣環境保護聯盟副秘書長李卓翰,綠黨召集人張宏林,還有一些環保社團等等會陸續趕來,萬興里里長謝啟峯就是當地的里長,棲霞山莊代表陳德耀建築師以及多位的社區居民,非常感謝大家參與,後續來賓等會介紹,第二部份今天我們討論的提綱,是這陣子貓纜問題我們所整理出的提綱各位手上都有,再次強調我們希望公聽會能夠發揮聚焦的功能,提綱只是參考,與會來賓有要補充的重點我們都會尊重予以加入。第三個部份說明進行方式,因為時間有限,所以我們有一些大約簡單的流程安排,首先請市府代表說明,再請專家學者、社團代表、社區代表每個人來進行說明,今天公聽會最重要的是我們很遺憾這一段時間以來,外面看得是一頭霧水,市府的決策能力說明能力是非常差勁,所以不得已,我們今天才把所有的相關市府單位,社區代表社團代表能夠花比較長的時間就具體問題探討,等一下在會議進行過程裡面,我們主辦議員將不會發表太多具體意見,等等請簡余晏議員與陳建銘議員作簡單致意,不過在開始之前,我們首先要嚴厲譴責有關市府郝市長對於這陣子以來外界的質疑與議員的監督,這些種種的監督卻把他說成政治謀殺,甚至在政風處進行內部調查的時候,就先撇清馬英九沒有責任,但是又用政治考量來混淆是非的作法我們表示強烈的譴責,在這裡我舉簡單的例子,關於這陣子以來議員與媒體天天踢爆有關其他塔柱相關問題,市政府這麼多單位卻沒有一個單位清楚明白對外說明,這樣絕對不是政治謀殺,而是顯現市府無能,政府在10月17就已經完成成其他24根塔柱水土保持初步調查,但至11月26日一個半月之後完全沒有任何作為,如果有議員跟媒體針對這些問題塔柱提出批評與質疑,市府與市長應感到羞愧,而不是對外界的質疑用政治謀殺來回應,第二,昨天政風處的調查已經出爐,我不希望看到這種調查是只調查不公開,雷聲大雨點小,充滿了姑息、官官相護的考量,監察院也已經立案調查,如果政風處的政風調查對於是否有行政違失與政治責任、都要等市長批示過後才生效,這種調查就不必了!
我知道待會市府市政會議10點半開始,市長會針對貓纜問題發表重要談話,等一下我們會具體討論,也希望在座官員不要實問虛答,如果實問虛答我們就中止公聽會,直接去市政會議抗議,再次感謝各位參與。
 
簡余晏議員:
感謝慶鋒辦公室邀請這們多的單位來參與公聽會,這種工作本來應該是市府要做,市府是否有邀請你們來現場與官員一起開會討論過?
棲霞山莊住戶:沒有,從來沒有。
簡余晏議員:
這就是政府執政的最大問題,我們要堅持的是政風處的報告一定要公佈,但是按照我們過去的經驗,我們現場有政風處的官員,這兩年來我們所檢舉的案子,政風處的答案我都沒有滿意過,連這樣一個官官相護的報告都不能在昨天公佈的話,這樣的市政府有什麼可以信任的,這是我在11月5號發函要求,貓纜地基崩塌,工程重大疏失,要求做出懲處追究責任立刻開罰,但是答案123456條都說我們本府已做適當處置,本府早做核發許可,本府本來就不必環評,沒有任何一個處分,所以今天我們請各位住戶,還有我們的民間團體,大家暢所欲言,謝謝。
 
李慶鋒議員說:
現在就馬上開始我們的公聽程序,我再次強調就是今天時間有限,今天我們出席的代表很辛苦,能夠針對我們今天參考題綱具體的來做些說明,那我們有安排了相互回應的時間,我們在說明的時候基本沒有嚴格限制,以五分鐘做參考的時間限制,首先我們先請市府,我們先請政風處黃科長,先請政風處說明,政風處所調查的標準對象內容,以及要等市長批示才能公佈的相關部分,來做說明。
 
政風處黃兆祥科長:
12月2號市長就交給政風處調查5天之內我們就訪問交通局一些同仁,包含前局長林志盈,以及當時的承辦業務人員,新工處前處長李四川,大家在媒體上也馬上拒絕我們,不接受我們的訪談,報紙也寫滿大的,我們也請示台北縣政風處,我們也發文台北縣政風處他們也不同意,後來前天早上我們又親自到台北縣政府訪談,訪談大約半小時,我們也訪問了當時規劃的廠商,廠商都不是一個一個人來,都是一次一堆人一起來都不敢具體面對,我們也訪問了世曦的專業管理師,也就是委外建照的管理師,春源廠商,幾天之內我們就進行了這麼多,大家都知道這是專業問題對我們政風處來說都是滿艱深的,我們一定要問專業人士像四大技師公會,像四大技師公會我們又不能訪問,因為要保持客觀性,
所以在昨天初步的報告也已經出爐了,這是我們的內部報告大家都知道我們必須符合程序往上送讓市長看,市長看完表示有些人在國外包括當時規劃的廠商,這些廠商當時是很重要的角色,如果當時沒有他們的意見,這些報告就無法完成,所以我們也請那些廠商近期內回國,在這一個禮拜以內我們的報告才會正式出爐,所以昨天報告市長是最簡單的,所以是被退件的,我們答應市長在一個禮拜內,問完會再度作一個行政報告,報告完畢。
李慶鋒議員:
回問黃科長,所以這份報告是被退回的,原因是還有一部分的人在國外無法訪談詳盡,所以是不是在初步報告鑑定之前,不排除前處長李四川以及前市長馬英九是否要負行政違失及決策錯誤的決策責任,有沒有這種情況?
黃科長說:
李處長當然是以當時的專業判斷來考量,他的說明大部分都是報章雜誌講的這些,有關馬英九的部份,他認為他沒有問題。
李慶鋒議員說:
所以是否有排除馬英九市長與李四川處長行政違失的可能,還是絕對不可能,不可能就白調查啦。
黃科長說
我們調查單位不可能因為老長官有沒有可能,我們一切都要依循證據,所以目前我們沒有往市長那邊調查。
李慶鋒議員說:
所以排除了馬市長有行政違失和政治責任囉。
黃兆祥科長說:我們是逐層辦理,目前只到局處所長,
李慶鋒議員說:所以到目前為止你們沒有往這方面調查?
黃兆祥科長說:我們是依證據一層一層往上面調查,現在到局處首長就停了,因為市長很多都是政策上的決策。
李慶鋒議員說:是不方便調查前市長嗎?
黃兆祥科長說:以我們政風處的層級是不分便
 
李慶鋒議員說:謝謝科長
 
李慶鋒議員說:我們主辦單位是想在程序的部分和可能的走向上做釐清,謝謝政風處黃科長,也明白跟大家講,以政風處的層級是不可能調查前市長的,而郝市長又公開說馬市長不用負責當然我們知道政風處千方百計才調查到前處長,我們對這份報告深表懷疑,也質疑這份報告是否真的有效用,官官相護才是真正的謀殺貓纜,謝謝黃科長對這部份做說明,也許待會現場朋友也會對此提出相關提問再請你做補充,接下來我們請新工處的代表來做說明。
 
新工處正工程司張韻慈說
新工處就以下幾點作說明,第一點針對t16塔柱安全以及補強的部份本處正委託四大技師公會鑑定中,我們將鑑定報告的結果來辦理後續,另外,其他24跟塔柱有沒有要辦理相關措施,那我們會等四大工會的報告提出之後做出全盤考量。
 
李慶鋒議員說:我們再補充介紹棲霞山莊高佳增高前主委,主婦聯盟秘書長張佳怡,來到現場非常感謝,接下來我們請產業發展局兩位代表針對提綱裡面的問題來做出說明。
產業發展局水土保護科陳守強股長說,首先感謝關心這個問題的朋友來參與這個公聽會,首先我先就t16塔柱安全鑑定做出說明,這件是大概在9月28號發生之後站在我們做坡地保育的立場,我們也非常重視這個案子,所以我們立刻就請四大技師公會,我想大家都能耳熟能詳,第一時間我們也跟大家一樣關心災害是如何發生的?到底t16塔柱安不安全,我們在坡地保護的觀點來看我們也是相當重視的,在第一時間我們也請四大技師公會,包括台北市的水土保持大地以及結構,四個技師公會來辦理這個案子,那麼為什麼會請四大技師公會?也值得跟大家報告,林肯大郡這個案子也是請出四大技師公會,那我們也想到說當年那麼大的一個災變也是請出四大技師公會來做鑑定報告,到底它是如何辦理這個鑑定,第一時間我們也在思考,讓我們來學習林肯大郡這個案子,所以就請了這四大技師公會有關鍵定結果在11月30號,有關初步的結果技師公會也對外說明,至於內容我們水土保持技師公會,洪理事長有在現場我們帶會請他做詳細說明,完整的報告會在12月12號,給社會大眾一個交代,那坡地保育科在處理這個案子就是尊重專業,無論調查結果如何專業就是要回到專業,我個人也是滿資深的工程師,民國76年就是技師了,今年是民國98年,已經超過20年了,我所知道的就是安全與不安全,t16到底是該遷還是不該遷,一切都真的是要回到安全層面,主遷的科室就是我們這個單位,到目前為止我們所秉持的態度就是四大公會完全減少干擾,她們所需要的資料我們儘可能的收集與提供,包括府內相關單位包括過去歷史資料,會盡量提供給公會,由他們四個公會就算是很厲害,層面是樣樣都顧慮到的,這個單位有10幾位,而不是單獨一位,所以不可能發生一言堂的情形,而且我也相信四大技師公會都有他歷史的名聲,不可能因為一個案子而破壞,我想貓纜此時此地都是舉國關心,我們想法就是四大公會是由工程師也有他的歷史,只要不對他們干擾,就是減少干擾,提供他們完整的資料,他們應該給我們專業的答案,這是站在行政跟技術分離的立場,公務員就是依法行政,我們能做的就是提供最完整的資料,他們想要什麼我就提供什麼,然後對他不要干擾,讓他做出最公正結果的產出,11月30號做出初步報告,12月12號會有最完整的報告,我想站在我們產業發展局的立場,到最後這個報告的結果是什麼,我們產業發展局都是非常的尊重,回到說他們有他們的傳承的歷史,而我們做坡地保育也有很長的歷史,絕對不敢不尊重,我覺得氣候暖化環境異常的時代,我也作為一個工程師,我很尊重大自然,也敬畏大自然,我不敢草率,我做工程師也有20年了,公務生涯也超過20年了,就我個人的行為我不敢草率。如果他們四大公會經過這麼嚴密的分析建立,我想一定會去尊重,盡力的去執行它,這是我們產業發展局在這個事件上的作法,至於實質的建立內容目前到了什麼階段,因為11.30到現在也好多天了,我就想把這個麥克風交給洪理事長,請他來為大家做個報告,不曉得議員同意嘛?
 
水土保持技師公會理事長洪祈存理事長:
兩位議員、在座媒體大家好(10:26~09:45),我是水保技師公會理事長,目前四大技師公會做的鑑定結論,在審查過後我們會在12月12號如期呈現出來,鑑定項目有四大項,第一個邊坡崩塌原因的鑑定,第二個邊坡崩塌的穩定性分析,第三個邊坡崩塌對T16塔柱的影響評估,第四個T16墩柱本身安全鑑定,包含是否遷移的建議,我們做了雨量的分析、地形的分析、植深的調查、水路水文分析、地質調查,希望把這個區域作一個完整的呈現,這一個部分我們已經整理完成,現在就是希望我們四個公會各派兩個代表來做最後的審查,讓報告出去能夠符合公平公正公開的原則,把相關事實呈現出來,謝謝!
 
李慶鋒議員:非常感謝洪理事長,我們很好奇的是最近很多學界關心,特別是為什麼在事故發生之後,沒有請地質學界的朋友來參與鑑定,希望等一下可以說明一下。另外我們也要請問政風處黃科長,剛剛說明調查尚未完備的部份,是因為有些人在國外約訪不到,那這個部份究竟是前市府的事務官亦或是參與的承商,或者是顧問公司的人員,是不是可以跟我們說明一下?為了可以增加大家的互動,我想待會請住戶的部分兩位朋友先發言。我們現在先請黃科長說明一下。
 
政風處黃兆祥科長:
事實上針對這些約訪不到的人員我們有用電話聯繫,有些人在國外,另外有些人因為國際電話不方便講話,我們就約他在這一個星期內回國,包括規劃廠商的高級幹部,應該是經理級的,這整個東西在規劃當中是非常重要的,請議員容我們在這一週之內做出來,至於能不能公佈?每次調查報告議員跟我們要,我們都會呈現給你們,只是說時間要給我們,謝謝。
 
簡余晏議員:謝謝科長,所以這兩位是廠商,不是政務官。政風處報告都會給我們,但是都會讓我們很失望。所以我們接著就請住戶代表,我知道陳德耀大哥是建築師,或者是我們先請兩位,一位是謝啟峰里長,謝里長也可以現場詢問官員,我們要達成的就是大家互動的效果,請謝里長。
 
謝啟峯里長:兩位議員以及在座的各位朋友大家好,剛剛有提到政風處調查的對象選擇上,我想再這邊提供一個意見,其實在當初貓纜的說明會上我們社區也提出滿多的意見,像我里辦公室就是針對在動物園站整個交通動線的問題,當初有提出滿大的質疑,那當初我們主持會議的交通局的長官一直沒辦法聽得進去,當初北二高施工造成棲霞山莊跟指南宮沿線住戶的賠償,當初就在探討是不是適用為了解決貓空交通問題而去建這個貓纜,當初我們有提到這個。但是好幾次,在這個說明會完之後我們要索取這個會議資料,卻一直沒有提出來,所以當初里辦公室和社區的住戶其實提出滿多的質疑,那為什麼我會提到這個?其實在萬興里里長工作28年裏面,在現有的地形地物上不敢說有很深的認識,從小在這邊長大,在整個公共建設的過程中所造成的傷害,市府現在一直只針對T16的部份去探討,卻沒有去研究是不是因為當初高速公路施工所造成的影響,或者是山區產業道路開墾所造成的影響,台電基座施作所造成的影響,甚至文山區當初有好幾個礦坑,他的延伸事實上也是我們這個部份所發展過來的,那這個部份在市府闡發局前身的建設局時其實有幾次的颱風坍塌,我們有去現場看過就是一般坍塌的時候現場會有很多的泥土出來,但是有幾個地方卻是連泥土都看不見,這個部分我們當初有提出來,但是卻不在整個會議的說明上面被呈現出來,當初貓纜在興建時我就想說在這麼險惡的地形環境之下,去建設這個貓纜,他的整個營運的成果及未來能夠走到哪個地方去,我們當初就有滿大的質疑,那真的很遺憾,當初主政的交通局的會議的長官,一直聽不進去,甚至還認為我們是刁民,事實上今天貓纜所呈現的問題,已經不只是T16整個沿線,包括新光路2段74巷的坍塌,他的影響其實比T16這邊還嚴重,但是他的問題是出在哪個地方?我們卻不知道,現實面來看是地質滑動,但是剛剛我們提到那幾個問題,高速公路施工、台電基座、產業道路的施工、甚至礦坑的伸展,據我所了解,產發局不知道有沒有辦法去跟礦務局要到這個資料,有登記的到底是哪幾個礦坑?沒有登記的是哪幾個礦坑?我想說既然已經出了問題了,政府的執行是必須要去延續的,但是他如果有錯誤,應該要去做整個政策的修正,修正的過程應該是從更廣泛的方面去處理,而不是指針對這個地方貓纜T16而已,其實他整個沿線高速公路施工、台電基座、產業道路的施工所造成的影響,北二高施工的賠償,這裡面有很多數據你們應該拿得到。我們是希望說針對整個貓纜的延線的部分,不論是交通動線跟整個安全性的部分,應該能做更徹底更深入的去做這部分整個的探討,而不是今天針對T16的部分整個小局部的探討。報告完畢
 
李慶鋒議員:
非常感謝謝里長,接下來我們請棲霞山莊的一位代表能夠跟我們提問或說明之後,再請市府的官員做一個回應,接下來再請社團代表來發表一些看法,儘量大家能夠有個交互的討論的機會,那我會提醒一下剛剛我們代表提出的一些問題,那我們是不是請棲霞山莊的官主委,官金榮主委,那我們請那一位來跟大家做個分享或是有什麼要詢問的,請陳建築師好嗎? 謝謝,請陳建築師。
 
陳德耀建築師:
二位議員各位先生大家好,我們想這個問題,會發生這麼大、嚴重的問題,原因是政策的不對,那政策的一個決定非常非常不適,那這個的最大的責任應該是交通局副局長林麗玉跟洪滄浪科長,這二個人我都不認識,但是為什麼我講這句話,當初在94年3月18日公聽會的時候,我們都把這些問題呈現給他,3月28日我們就講說在山坡地的平均坡度超過百分之五十五以上的坡度,他就會造成土石崩塌還有離山莊這麼近,一定會干擾到我們,結果他效率非常高,在3月28日馬上回個函給我們,就說你們放心,以你們的安全第一為考量,不會干擾你們的日常生活作息,全部都沒有聲音,所以今天的這些問題,就是欺上瞞下的結果,真的是欺上瞞下的結果,才會造成這麼大的問題。為什麼我這樣講,原來這個路線是經過動物園的山坡,並不是經過我們社區的山坡,因為他們都知道會吵到動物園的動物,一天二十四小時,一定會吵到動物,他的計畫裡頭明顯說不能吵到動物,把這個路線移到我們山莊的地區和政大衘花園,那這個問題很明顯的就是吵到動物不行,但吵到人的動物活該倒楣,死了算了,所以今天十六號是天意啦,如果沒有天意的話,這個案子永遠都是積壓下來,那今天為什麼我講這些東西咧?在84年的時候xx在炸已經發生崩塌,89年台電16號鐵塔柱又發生崩塌,所以這就是技師工會所講的崩塌地的一個上方,在這個上方再去做一個這麼深開挖的一個基柱,而且復土也沒什麼復土,而且這個貓纜標榜一年是要超過五百萬人次,你想想看,台電的鐵塔是在山頂上沒錯,它是靜態的,五百萬人次左右搖晃,每天都這樣搖晃,前後又這樣搖晃,你們說這個土會不崩塌嗎?三座橋來,橋都會崩塌,一搖一定會有裂縫,整個一定崩塌下來,但是這二位先生,就是不聽,從頭一直到尾巴,一直在欺騙我們山莊,還有在這個主要計畫裡面,居然寫說沒關係,我們會做噪音的工程,會在總包噪音工程,在主要計畫中明寫了,政風處一定要去查法源才有辦法,因為今天所在檯面上的都是表面的東西,這些法源都是有問題的,為什麼說有問題,轉角後站,現在是動物園用地,那我請問各位官員,這個轉角後站是動物園用地,能夠做這麼大的工廠建築在那邊嗎?他的馬力數超過一千匹馬力以上,熱容量一千三百千瓦,那台北市的土法要典裡面,最大到六十千瓦,台北市你沒辦法發現這麼大的工廠建築在那邊,唯一的就是台北市政府去做了這麼大的工廠建築,那我說你們這麼大的工廠建築,發生這麼大的噪音在妨礙我們,結果他說這是一個營業場所,那我要請問一下,營業場所有沒有營業執照?他噪音就變成營業場所,好,那現在十六號塔崩下來,變成是什麼機械設施,都在他講的,也許那一天他說貓纜是給貓坐的啊又不是給人坐的,塌下來有什麼關係,所以說從頭到尾就是這樣欺上瞞下的結果,所以說坐上位的人也是很可憐啦,這就是說都不應該發生的事情,那事先我們都跟他們講過,這個一定會發生,一定會崩塌,但他拍胸脯保證一定不會發生,所以我剛剛也很贊同產發局局長講的尊重專業,那所謂尊重專業不只是結構、土木、水利的專業,我們建築的專業是什麼,法規的專業也是我們的專業阿,為什麼不理我們呢?我們環境的專業是什麼呢?就是我們住家,你們經過的時候,我們一直跟你們反應,這樣開公證會的去反應,只差沒有跪下來拜託而已,拍胸脯保證沒問題,我們團隊那麼多,學者一大堆,技師一大堆阿,誰聽的進去,這叫什麼尊重專業,所以說非常非常不應該啦,所以整個的政策就是便宜行事,我只能說這個便宜行事啦,你們看這個對xx稍微出差錯,絕對不行,居然這麼大的一個馬力數,大家想想看,這是不是工廠,他的噪音質多少,接近98耶,到他去測量,將近98耶,結果他跑到我們家來說窗戶要關起來,來測量,沒有啊,十幾分貝而已啊~那有這種政府啊!
 
李慶鋒議員:
那剛剛我們要針對幾個問題,請局處這邊來簡單回應,包括當然邀請政風處的黃科長,剛交通局的選址的問題,那也包括原先的地質問題,謝里長這邊提到過去因為有礦坑、北二高開闢過程裡面,有關延線地質問題是不是也請交通局跟產發局這邊做個簡單的說明,我們請交通局。
 
交通局張仲杰股長:
我在這邊針對當初選址的問題做一個簡單的說明,首先貓空纜車是我們局裡面辦理xx的規劃作業,主要是為了當地交通及旅客的當地進行觀光,希望藉由纜車具有交通運輸功能.,這是針對當時規劃的內容做一個說明,另外我們也委託了一些廠商針對了環境保護地區發展跟運輸需求相關的一個貓空地區的假設性計畫同時也進行了一些可行性的研究,然後最後是在民國93年的因為對於纜車路線還有製作的位置做一個初步的設計跟評估,然後目前我們交通局都會配合一些相關單位的調查,例如政風處、監察院的部分,我們都有配合提供相關的資料,我們也會陸續調查一些結果辦理後續的部分。然後剛剛有關謝里長提到有關貓空的交通功能相關建議,我們會納入後續交通規劃的作業評估,以上大概是幾點的說明。謝謝
 
簡余晏議員:
那我請教張股長,就是就實質來回答,這個是93年4月9日馬市長在交通會報第六次會議裡面裁定當時要蓋貓纜,然後你們的當時的局長由你們主要負責的嘛,交通局是林志盈局長到場,然後現場就報告了貓空纜車這是當年的關鍵文件,請你提供內線給我可以嗎?他說他的動物園路線也是這樣然後形成如何,然後本案馬市長裁示准予備查,然後剛剛陳建築師和里長提到的路線問題以及現場是不是有礦坑,這幾點股長你知道嗎?
 
交通局張仲杰股長:
我們有委託做一些地質的檢查。
 
簡余晏議員:
就是這個鼎漢的是不是?93年7月,這裡面講的很清楚,裡面邊坡是過陡,你要不要回答陳建築師所講的,邊坡穩定會是影響因素,在122頁,所以在這個部分你們內部有沒有討論過?
 
交通局張仲杰股長:
這一本是第一本,我後續還有針對環境的部分做一個調查報告,我相信這個我們有提供給議員做參考。
 
簡余晏議員:
所以剛剛建築師說本來地形、路段都跟交通局反應過,是你們的林副局長和洪科長都說沒問題啦,有沒有這件事?
 
交通局張仲杰股長:
這部分我想我們要查閱一下公聽會的會議記錄再跟議員報告。
 
簡余晏議員:
你什麼時候到職的?
 
交通局張仲杰股長:
我今年。
簡余晏議員:
有沒有其它局處可以代替交通局回答,當年的這一場93年第六次交通會報會議中,有沒有與會的官員?有沒有人在場?我們的新工處正工程司?不在,捷運公司副處長、政風處也沒有、運輸處更沒有。
 
李慶鋒議員:
政風處的話,你就知道為什麼你們的報告,外面會有這麼多疑問,因為在當初很多說明會或公聽會的過程,生活在當地的居民,對當地的地質條件,過去地方產業的發展,知之甚詳,恐怕也都有反應過,但是各位在規劃選址的過程,可能就有很多的疏漏,可能有欺上瞞下的事情,你現在再約詢相關的政務官,或是規劃相關公司的規劃人員,恐怕都聽不到這些東西,那我希望今天我們反應的這些東西哦,剛剛簡余晏議員也特別提到,有關於當初這份會議結論,93年4月16日的這個函件的內簽,希望能夠提供給議員跟政風處這邊,做參考,希望交通局這邊能夠把這個內簽調出來,把當初為什麼在選址沒有把這個因素考慮進去,能夠讓大家知道一下。那我們是不是請產發局這邊,雖然過去的背景沒有參與,但就地質的部分做個簡單的回應,還是我們的理事長?
 
產發局股長 陳守強:
在這邊跟二位議員還有各位報告,我是在93年下半年,九月以後才到市府的,所以在這之前的事情,我不知道,但是陳建築師跟謝里長講的事情,我其實是非常贊同,我還是延續我之前的基調,我自已也是一個資深的工程師,我認為所有的開發都要非常的審慎,要非常非常的審慎,在鑑定的過程中,雖然我們是不能實質的參與他們的技術運作,但是他的進度還是會讓我們知道,站在我們是委託單位的立場,我也有看到他們在11月30日公佈說這個災害除了   T16附近的這個地質條件不好,這可能大家都知道,那麼他同時也提到,今年有連續三個颱風,降雨是一千二百七十一,我自已是個水利技師,台灣的平均降雨量是二千五百一十,一年的總雨量,二千五百一十,一千二百七十一就半年的雨量嘛,就在九月就下來了,那我為什麼會提這個就是說,對於開發,我個人的想法是一定要非常的審慎,因為就是大環境變的不一樣,以前從不會發生這麼密集的雨,現在就我的了解,雨日變少了,降雨的天數變少了,但是雨量變大了,以前可能常常下,雨也不那麼大,那現在雨下的非常集中,這是就我水利的觀點,也就是我們為什麼我想我們都還要害怕老天在考驗我們一樣,T16就被考驗到了,就是突然下這麼大雨,從來沒有過的,給你試試看,你到底安不安全?所以我會非常贊同陳建築師跟謝里長講的,整個系統要更審慎,因為今天已經出事了,假如說今天經的起風雨考驗,我們都可以高枕無憂,可是明顯已經不是,至於說這個崩塌機制到底是什麼,我想這個十二月十二日一定會揭曉,包括整個社區是什麼時候開放,台電什麼時候進場,二高什麼時候進場,T16就是一個例子嘛,我們在這麼短的時間內是不可能調查二十五根,但我們從出事的T16,等到十二月十二日,我相信會有好的答案,就講我們都不干涉他們,這些他們都調查了,他只要能問的到的,無論是那一個局處,包括台電,我們都親自去函,甚至於人去把這些資料要來給他們,那他就會告訴我們,到底這個崩塌是怎麼發生的,還原到當初發生的情形,那是不是就以這個做為範例,我們可以以這個做為標準檢討其它的是不是會有問題,所以我是很認同社區大眾對這個案子的關心,我自已也非常的關心。
 
李慶鋒議員:
非常謝謝陳股長,那因為剛剛陳股長也提到了後續二十四根塔柱的全面體檢他們需要一點時間,不過從T16的這個案例,大家其實也活生生的目睹了一個環境的劇烈的變化,所以其實我們也很擔心,今天公聽會的一個很重要的軸線,其實除了檢討責任以及現在的措施之外,其實也很擔心現在貓纜整個而言是該何去何從?包括了對於環境、包括了對於社區居民的整體的關懷,我們很高興今天也有社團的代表,我們想先請環保聯盟的副秘書長再請我們綠黨的召集人,我用出席的先後順序好不好,所以我們是不是先請台灣環保聯盟的副秘書長李卓翰副秘書長,來跟我們做一個簡單的說法或分享,給我們做參考。
 
台灣環保聯盟李卓翰副秘書長:
李議員、簡議員以及各位與會代表好,那剛剛包括很多很多的包括技師、工程師他們也提出來說之前沒有想到會有那麼大的雨量或者地質會有這樣特別的情況,那其實這些顯現出來環境影響評估他的一個重要性,環境影響評估著重就是事先評估、事先防犯這些災害,那郝龍斌郝市長他曾經當過環保署長,他應該十分了解環境影響評估對這個工程開發的重要性,那現在他卻要或許基於所謂政治論理,他必須眛著良心幫馬英九市長他之前根據環境影響評估的做法來做一個背書,那我覺的他是很辛苦啦,那當然之前剛剛可能討論的到底是誰要負這個政治責任,這個政治責任到底是怎麼處理,那我想這個是議員的責任,你們應該去歸究出來到底他之前所做的一些措施有那些是不對的,那其實我們民眾更關心的是後面呢?如果說我們之後的調查結果,發現就是說坡度可能有問題,或者地質的探勘可能有問題,而且這個是沒辦法改正的,那再來之後要怎麼處理?如果說照之前的行政處理,連政風處都說他沒這個權責去處理的話,萬一之後公正調查出來的結果是真的這個工程是不適合的,那麼這個工程是馬英九總統除了騎腳踏車之外最大一個可以值得驕傲的政績,有誰有這個能力說按照事實的情況說這個東西應該把它拆掉,那所以說當然之後的這個亡羊補牢,這個話我其實不太相信的,我也不太願意接受,真正的環境影響評估該做的就是這個東西,那當然後續的東西我們會值得觀察,那當然同時透過這樣一個事件可以了解到環境影響評估對於一個重大工程開發的一個重要性,謝謝!
 
李慶鋒議員:
非常感謝李副秘書長,他剛剛很謹慎的提到,如果在行政或者政治的這個層面,都查無疏失的話,假設是在客觀的地質條件或是其它開發條件上卻有不適宜的時候,那怎麼去面對這個已經既存的一個公共建設,這當然也是大眾所關心的,我們也希望能多一點時間來釐清,接下來我們要邀請綠黨的召集人張宏林,張召集人來發表他的看法。
 
綠黨召集人 張宏林先生:
二位議員,現場各位朋友大家好,那其實剛剛聽了真的是哭笑不得,我想大家一直覺得什麼鬥爭、政治清算,我想台灣綠黨至少是一個以環保的角度來講,我們從當初通過貓纜的時候就語重心長的跟在地的居民說這是一個很大的隱憂,在座也是拍胸脯說沒問題,我有點蠻好奇想問政風處說,這種政策上到底有沒有責任的疏失,當他拍胸脯承諾說沒有問題,我說了算,我來做決策,這個到最後能夠歸究給所有叫做天災嗎?那如果這樣子,官員真好做,為什麼要讓這些人有鐵飯碗?我永遠搞不清楚為什麼要給公務人員鐵飯碗,如果我們今天保障公務人員是因為他們必須要制定這個社會更好的遊戲規則,那當然我們就希望給他更好的保障,甚至包括退休之後還能領有18%的這麼好的福利,所以他們當然有責任來做這個監督跟規範,其實我們剛還蠻同情你們,為什麼我同情你們,這種公聽會我開太多了,沒有什麼所謂的政治、所謂的專業的考量,像大家講的那麼好聽,什麼一定尊重專業,敬天地、敬鬼神,我很想講狗屁,為什麼,包含很多的像蘇花高什麼的政策,我遇過很多的像在座的工程人員,信任我的私底下跟我說,宏林,蘇花高蓋不蓋根本不是專業的需求的問題,是上面的人意志的問題,如果上面的人要蓋的話,他們就會去編出一本一百個要蓋蘇花高的理由,如果上面的人說不蓋的話,同樣的,你們也會去寫出一本很漂亮的一百個絕對不蓋蘇花高的理由,同樣貓纜不是這個樣子嗎?就是上面說好了,你們就執行嘛,你們不就是底下的圓謊部隊嗎?那今天就是賭看看,賭對了就沒事,賭錯了就說那時候我還沒到台北市政府,那我覺得政風處要追到那邊去?我覺的這個是台灣整個政治上的悲哀,我想二位議員可能是今天當主席,不好意思講太多,但我真有點受不了,我覺的還蠻浪費我的時間的,如果今天大家只是哦~我們知道了,這個很重要,我們很關心,我們會照著走,對,要敬天畏地,這個國小的小朋友應該都知道吧!不用你們在這邊教育我們,那所以我覺得貓纜一開始說是政策的問題就在說纜車的部分本來我們看把它納入大眾運輸系統,我就覺的很奇怪,貓空這麼短的距離需要什麼大眾運輸系統嗎?我們如果把它轉換成原來有的小巴士巡山的小巴士,我告訴大家,十億多的預算如果還不包括未來的營運、維修的成本,如果以一年一千萬的巴士,免費搭送,都可以讓貓空的居民坐一百年免費的公車耶,這還不包含後面所有的其它的費用,所以不知道這個政策到底要疏解什麼東西?講白一點,這個就是一個娛樂設施,而且是用全台北市民買單的娛樂設施,我們都知道這個政策不管運作到多少年,都不會損益平衡,也就是說這個就是全民買單的娛樂設施,這個可能比美麗華的摩天輪還要糟糕,那個業者還會算出他應該訂出多少的票價,以我們所知道現有的部分,他根本是沒有辦法回收成本的,所以這根本一開始就知道是一個亂搞的政策,所以這個部分根本就不只是我們剛剛聽到的環評的這些概念,我覺的這個部分從制度上必須去檢視,我覺的追究責任還是非常的重要,我覺的我們這個政府的預算的審查的方式都很怪,我們知道這個預算沒有用完要被懲罰,追加預算都沒事,預算沒有用完叫做他執行不利,追加預算為什麼不叫執行不利呢?這我永遠搞不懂他們在官場上非常微妙的狀況,所以我想這個部分沒有很明確的去追究這個責任,我覺的全台北市民都不應該去放過這些失職的官員,那尤其是我們知道,如果這個部分所牽涉到那麼多安全的當初已經有看到那麼多的人儘早就已經發佈了他的預警的話,我覺的應該是要有人對這件事情有更清楚的交代。謝謝!
 
李慶鋒議員:
我們非常謝謝綠黨召集人張宏林,宏林兄,把我們當主持人不方便把很多實體的事情說出來,不過既然張召集人有提到,我們表達一下我們的看法,剛一開始的時候在程序上我們有提到,其實阿,民選的首長做政治決策本來就不應該就只分享政績都不用分擔責任,辛苦的呢,現在發生災變之後,第一線的工程人員都很辛苦,整夜沒睡,現在出去調查也好,我們很多基層工作人員,也都很辛苦,那為什麼民選的首長,只做決策、只分享政績、只有光環,該分擔責任的時候,都沒有事情,所以我要直接講,不要把政治污名化,沒有錯,這就是政治監督,沒有錯就是要有人負起政治責任,那如果官官相護,就證明了真的是用政治謀殺了貓纜這件事情,我想,我們必須嚴正表達立場,只是說我們不方便講太多,等一下我們就剛剛還沒有碰觸到的問題來進一步討論,我就一個部分剛剛沒有請大家報告的部分,公共運輸處跟捷運公司部分,我來替各位先提一個問題,不講內容,就是我們很好奇,除了T16本身的問題之外,除了政策的決策過程是不是有疏失之外,我們也看到,奇怪,這個延線這麼多的塔柱一一的被媒體跟議員的所謂的踢爆,那麼說實在,產發局股長你應該也知道,原先在十月份就已經有花了好幾天的時間跟捷運公司去做第一輪的詢查,那這個結果早就出來了,那這個事情,不知道捷運公司、公共運輸處,你們形成一個複雜的關系,從十月中旬到十一月二十六日,一個半月的時間才搞清楚這件事情誰要不要去做,事實上你們的調查報告顯示的很清楚,就有十一個位置水土保持是有疏失的,要求你們在限期一個月或限期二個月改善,結果拖到十一月二十六日才搞清楚原來水土義務保持人該給公共運輸處,然後捷運公司十月中也去看過,產發局也去看過,這個東西在十一月二十六日之前都沒有人處理,然後讓議員跟媒體後來一個一個去踢爆,既使再尊重專業,再怎麼尊重專業,譬如我們水土保持技師,我們都去看了,也都提出建議了,可是一個半月不作為,政府不作為,那我們不能理解,為什麼會有這種狀況,是不是我們也請公共運輸處跟捷運公司這邊來說明一下。
 
公共運輸處梁恆德副處長:
二位議員、各位來賓,大家好,公共運輸處是就水土保持植物法來講,水土保持義務人可以是使用人,因為貓纜的這個部分,公共運輸處職權單位是水土保持義務人,T16以外的其它二十四根塔柱,大部分技師有去勘查過,其中有十一根有建議改善事項,這些改善事項是有透過產發局發給市政府,我們公共運輸處就這個部分事實上在之前不是都沒有動作,還是有跟產發局的水保技師的這個水保承辦的主管以及水保技師公會的技師,有就這個部分討論過,這個部分他們建議是說T16這個部分其它還有必須注意的事項,發文出來是有說限期二個月改善,二個月改善,目前市府這邊有做分工,我們一定會在這一、二個月,他的改善發文基本上是發給捷運公司,十月二十七日才發出來,那我們會在這二個月的期間,來加緊的處理,水保技師我們跟他請教的結果,這些改善資料是防止他邊坡或有些部分它水路不是很通,不是一定有立即一定有危險的狀況,但是在議員的督促下,和社會大眾的關注下,我們會儘快在這一個月內把後續的工作做一個妥善的處理。來去除外界的疑慮。
 
簡余晏議員:
所以請教副處長,從十月二十七日發文之後到現在整整一個多月,所以我們現在還在研究,那是不是未來的結局,一個當然是你要改善,所以之所以不改善是不是準備第二個把它拆掉所以不必急著改善?
 
公共運輸處副處長梁恆德:
沒有,這部分已經在處理已經處理,部分都已經施工完成了,也就是說這個十一根…。
 
簡余晏議員:
怎麼施工?
 
公共運輸處副處長梁恆德:
施工的話,有些是覆土,有些是清水路。
 
李慶鋒議員:
副處長,這個部分,剛剛很多媒體關心我們之所以舉行公聽會就是希望貓纜的問題可以經過各方仔細完整的討論,並不會因為媒體去了別的採訪現場所以這件事就完結,你剛剛的說法我們並不滿意,所以會後請你提供你已經去看過的、產發局、捷運公司、水保技師詳細去看過的24根墩柱的水土保持檢查,雖然是11月27號才發文,我要知道很具體什麼時候去做補強工作、採用什麼工法、列表出來還有哪些工作還沒去做、這麼簡單的事情做不好,然後讓市長對著媒體去亂講話,難道議員講的是假的嗎?難道媒體看到的都是假的嗎?把這些11根塔柱你做了什麼?什麼時候做?用什麼工法?哪些還沒有做?會後全部提供清單,我們一樣會提供給所有媒體朋友。
台北捷運公司副處長洪銘遠
捷運公司這邊做一個說明,有關貓空纜車其他二十四個塔柱水土保持的狀況,當初公司確實有陪同產發局以及相關專業的技師到各塔柱去作巡視,當時有提出一些建議,市府也做了一些分工,但是因為這些工作涉及的層面比較廣,包括水土保持以及邊坡穩定,市府有做了分工,相關工作也一直在進行中,剛剛議員所要的資料,我們會把它整理好提供給議員,相關工作在這週陸陸續續都會完工,我們會回報給產業發展局,因為它有限期改善,我們這些單位改善完之後,會回報給產發局做確認,我們會依照相關程序來執行。
 
李慶鋒議員:會後一定要提供相關資料,但是我們最擔心的,是會後不知道會有哪一個單位來匯整,我如果繼續問下去,就會很不好看,那個東西是不是很緊急,可以再去認定,可是那個東西被揭露了之後,知道有這個問題,限期改善也是一個事實,卻不知道由誰來做,這是市府內部的橫向協調,這是政府職權範圍內應該去做的事情,我們要探討的是,為什麼事情沒做好?到底是誰要去補?反正就是沒有人去補。這一個例子會讓我們越來越害怕,民眾對於政治工作者,對行政部門、對政府的信心逐步在瓦解,雖然這不表示個別的公務人員不盡責,但的確是一種信心的瓦解,我們另外一個主辦議員,陳建銘議員來到現場。我們本來有請地方產業代表來到現場,因為不管未來是採取哪一個方案,目前看來停駛的時間是會拉長,因此,一些適當的交通疏運方式要來替代,或者對地方產業會有哪些影響,但是今天商家代表臨時有事不能過來,這個部份先跟大家抱歉一下。我們現在先請陳建銘議員跟大家致意一下,再請地方代表發言。
 
陳建銘議員:各位與會的所有來賓,我想貓纜的事情真正讓我們見證到所謂的政治介入專業,也就是專業在服務政治,計畫趕不上變化,變化趕不上長官的一句話,就為了兌現馬總統對市民的承諾,貓纜就匆匆上路。我以前也經營過遊樂園,所以貓纜這一次取得相關的使用許可,事實上,只是經過履勘的鑑定,一些專家學者現場的履勘就決定了它的營運,當初貓纜在規劃設計的階段,也沒有做任何的環境影響評估,市府的理由就是它是一個交通設施,所以才沒有做相關的環境影響評估,為什麼要舉例我經營過遊樂園,因為遊樂園的設立,就要先進行環境影響評估,還有交通影響評估,後續陸續增加其他遊樂設施時,才不需要做這些評估,可是市府卻捨棄掉了所有的環境影響評估,用這種理由來作說明,我覺得太牽強了。當然我們今天也看到了惡果,也就是貓纜這些塔柱所產生的水土保持問題,也就是在整個地質探勘過程中的不確實性,這個問題我們還是要來處理,要來面對。這長達兩三年的時間,我想請問大家,兩年之後,貓纜還能用嗎?我們家裡的車子放了兩年沒有使用,你覺得還能使用嗎?這兩年之間,難道都不用付出其他的費用嗎?這兩年之間對於貓空地區的商家以及環境的衝擊又會有多大?我們倒是建議市政府,重新考慮貓纜存在的價值和意義,如果它所產生的經濟效益、所產生的衝擊,是沒有辦法維護的,我倒是建議把貓纜廢掉,避免再一次浪費整個社會的資源,甚至造成環境更大的傷害。我們希望今天公聽會的聲音,可以傳到市長的耳朵去,我相信郝市長一定有魄力來面對這個問題,也應該有擔當來處理這個問題,絕對不是當薔蜜颱風產生衝擊之後,竟然他的決策是先開始營運,營運之後發現不行,再停駛,這樣對人民的傷害很大,對政府的公信力傷害更大,再次請市府各個單位謹慎仔細的處理貓纜的問題。
 
李慶鋒議員:謝謝陳議員的語重心長,再次向各位報告,我們會有全程的錄音和書面的紀錄給市府,也會提供給各位。我們現在請棲霞山莊的高前主委來發言。
 
棲霞山莊前主委高佳增
貓纜我們抗議了三、四年,沒有得到市府的重視,我們當初陳情書裡面寫的每一條,現在幾乎都發生了,我們居民最大的心願是廢掉,今天的題目是何去何從,我們一直堅持的就是廢掉,不要再營運了。我這裡有一個空照圖,貓纜經過棲霞山莊,這整座山是被掏空的,山上是貓纜,基座有四、五根,怎麼可能營運?這個我們很早以前就提出來了,官員要不要看一下這個空照圖?還有當初我們會反對貓纜,是因為我們後來才知道,他們是決定了以後才補辦說明會,到里辦公室去做說明,我們都來不及參加,所以貓纜除了欠缺環評,最重要的一點是欠缺民意基礎,沒有跟居民溝通,我們居民是最了解當地的山的,木柵雨量是最大的,全北部地區除了基隆,木柵雨量是最多的,從以前就是這樣,以前發生很多土石流,這些歷史你們都沒有去觀察,政大後山、貓空、指南山幾乎每個山都發生土石流過,還沒有北二高以及台電的工程時,就已經發生過土石流,你們都沒有去問過當地的民眾,我補充這一點。
 
棲霞山莊現任主委官金榮
我擔任主委一年,陳建築師還有高主委以及里長,比我了解的更清楚,我覺得他們講的非常好,加上後來張宏林講的更貼切,我想今天的公聽會很有價值。專家和住戶今天講的心聲,我懇切希望市府官員,一定要好好聽進去,這不只是我們一個人的心聲,是整個國家的利益,浪費這麼多錢在這裡,是不是值得?如果是長期虧空的東西,沒有未來可以看的,為什麼要繼續下去?政策錯了就改,這是沒有問題的,不一定要堅持錯了就有某人要下台,錯了就改就好了,不應該再錯下去,對國家社會民眾都比較有利,目前已經發生了這麼多問題了,趕快來收拾,這是我的想法。
 
李慶鋒議員:我們現在請台灣主婦聯盟秘書長張佳怡發表意見。
 
主婦聯盟秘書長張佳怡
我今天會來是因為關心貓空纜車的問題,因為台北市政府現在很努力的在做城市行銷,然後我看到北投圖書館的宣傳覺淂很悲哀,因為我就想到貓空纜車的問題,我想一個城市要做環保、要做城市行銷,不是只是跟隨流行,一直在強調你有多麼節能省碳,整個城市環境的保護,要做到好也是很重要的,貓空纜車從他當初興建時,不顧當地居民的反對,然後到現在發生那麼多問題,我想台北市政府應該要承認,它是一個錯誤的政策,並且要趕快停止營運,貓空纜車應該要拆除。另外有人因為貓空纜車要通車營運,去當地開餐廳作生意,卻因為現在貓纜這麼多問題,店根本就要關掉了,證明了貓空纜車並沒有為當地產業帶來繁榮。另外一個是我很擔心我們做了那麼多努力來討論貓空纜車的問題,可能之後不久還是會聽到貓空纜車還是繼續營運了,所以我希望政府真的要好好檢討,這個錯誤的政策,應該要如何停止,謝謝。
慶鋒:我們謝謝主婦聯盟張佳怡,我們現場還有一位來賓還未發言,我們請綠黨的祕書長潘翰聲來發表意見。
 
綠黨秘書長潘翰聲
大家好,我們召集人張宏林先生剛才已經講很多了,大家也都提了很多很專業的意見,但是我們今天看到市府高層還不清楚狀況,就在那邊亂講話,底下的員工也就不知道該怎麼辦,我是很擔心今天的公聽會,後續會沒有辦法有實質的效果,還是要請三位議員給市政府更多的壓力,貓空纜車不管之後會不會再營運,如果它重新營運的話,我們民間團體就會像去年貓空纜車剛開始營運時,我們發起拒搭活動,拒搭不只是為了自己的安全,也是因為我們不能忍受少部分人的利益,去傷害另外一群人的利益,不可以把一個人的快樂建立在別人的痛苦之上,我們看到了郝龍斌一直在做這樣的事情,我想提醒大家的是另外一件事,貓纜的問題一直被丟出來,是因為它已經發生了,我們以前講的都一一應證,現在只是想辦法善後,有些事情是未來即將發生的,像北投纜車,現在全世界都已經知道貓空纜車發生了那麼多問題,市政府現在還準備蓋北投纜車,北投纜車現在才剛通過市政府內部會議,案子送往陽管處,未來還要送內政部,貓空纜車都無法善後,他還要繼續蓋北投纜車,這是很奇怪的市政府。另外捷運局的新莊機場,就是大家比較熟悉的樂生療養院,那個地方的地質和貓空纜車的地質是一樣的,他準備要挖軌道的地方,是一條野溪,我怕那裏以後就會成為現在的政大御花園,那個野溪現在就已經在崩塌了,我們預見北投纜車和新莊機場就會變成第二個貓纜、第三個貓纜,這些問題就是我們這個公聽會之後,還要繼續去追的,我就先談到這邊。
 
簡余晏議員
非常謝謝主婦聯盟和綠黨坐了那麼久,其實民間社團的力量是很重要的,是帶領台灣進步的力量。剛剛各個社團希望我們繼續追,我們對這個事情我們當然會追到底,最早的就是我們三個開記者會,談貓纜沒環評、沒建照、沒使照,可是最悲哀的是窮盡我們議員之力,我們沒有行政權,國家的法律沒有給我們權限,可是這些權限,在現場的這些官員身上,你們雖然有長官,就向政風處每次給我的報告沒有一次是良心話,我期許我們現場的官員要維持住台灣的文官體制。
 
李慶鋒議員:現場的住戶這邊是不是還有人要作說明,請羅太太發表一下意見。
 
棲霞山莊住戶羅太太:現在發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